网站标志
全站搜索
 
 
惊险+彷徨+郁闷 第一批Offer的背后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2-05-08 00:43:3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他们是同学眼中令人羡慕的一群:当大多数人还在经受一轮轮笔试、面试的煎熬,苦苦期待第一个Offer(录用通知)的降临,他们已经“修成正果”,找到理想的工作。有的甚至已是几个Offer在手,变被动为主动,开始挑选公司了。

  其实,这些“幸运儿”的Offer来得也不容易;而太多0ffer在手,竟然也是种烦恼。

  赵泉是上海一所著名高校电子工程系的研究生。别以为学历高,大公司就会看中你,研究生求职,不比本科生顺利!亏得赵泉亡羊补牢,靠一封E-mail挽回了他的前程……

  得0ffer:E-mail救了我

  几个月前,一家世界著名的IT公司到学校开宣讲会。为引起这位大雇主的注意,除事前对公司相关资料作好充分“预习”外,会后我还特地与公司部门经理攀谈了一番。经理对我印象不错,临走还给了我一张名片。

  这家公司挑选人才十分苛刻,共设了1轮笔试和3轮面试。公司在我们学校有个笔试考场,本校绝大多数学生都被安排在这个试场。只有8个学生例外,被“调遣”到西南角的交通大学闵行校区考点,我不幸地成为8个“流放”人员之一。

  忙乱地查找交通地图,科学地计算从东北角至西南角的捷径,即便如此,单程也耗费了我2个半小时,赶到那里,已是下午1点半。在交大食堂里匆匆扒了两口饭,疲惫不堪地坐在交大笔试生的包围圈中,孤立无援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  更糟糕的是,下午2点通常是鄙人“会周公”的时候。特别是经过那么一折腾,眼皮早就耷拉下来,考卷上的字也开始跳Hip-Hop。手指硬扯着眼皮,终于撑到倒数第10题,笔尖刚触到题号,“叮———”考试时间到。还没反应过来,试卷就被别人抽了去……哎!面试,拜拜了!

  回到宿舍,越想越气。回想试卷上的题目,不敢说是小菜一碟吧,以本人的智商,应该是没有什么障碍的。怪就怪那个考场“调度”把我扔到这么偏僻的“客场”,剥夺了我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

  猛捶着桌子出气,突然瞄到桌上那张部门经理的名片。小心翼翼地捧起这根“救命稻草”,给经理发了封邮件,先把自个儿的“窦娥冤”狂吐了一遍,然后详细陈述自己的实习经历、获奖情况和成绩名次,最后再次表白,十分渴望能够进入他的部门。

  次日,我神速地收到了他的回信,他通知我直接进入“二面”。这次可真算是因祸得福!由此明白,实力是基础,争取工作的态度也很重要,认定了属于自己的,就一定要争取!

  John来自一所著名外国语大学的国际会计专业,几天前,一家实力雄厚的跨国企业刚给了他Offer,此前,他已经顺利“搞掂”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3家。当谈到那4个含金量极高的Offer时,他用手指比画出一条高低起伏的波浪线:“那段时间,我的心情就像是坐电梯。”

  等Offer:心情像坐电梯

  我是我们班第一个接到德勤会计师事务所“一面”通知的人。面试我的那个Manager大概被我侃晕了,一个劲夸我聪明,面试结束后还主动送我出办公室。出了公司的门,心里那个美啊,满怀憧憬地筹划起了“二面”的战略战术。可没想到,那天以后,他们就像是把我忘了一样,一个电话、一封邮件也没有。我们班后来去“一面”的几乎都拿到了“二面”通知,就我没有!我真是想不通:论实力,我就算比上不足,比下总有余吧;论表现,那天应该没犯什么错呀!难道面试官频频冲我点头微笑,只是一种习惯性表情?

  那段时间我就这么自己瞎琢磨着,整天眼巴巴地看着手机,一看到陌生的固定电话号码呼入,立刻心跳加速,然后深呼吸,用极冷静的声音优雅地说出———“喂”。每天中午和晚上睡觉前,我都准时检查2次E-mail,但邮箱始终是空的,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邮箱坏了。这么折腾了10几天后,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那天上午手机响了,我一看号码,不熟!心想可能是德勤终于想起我了,我按下接通键时手都在发抖。

  “您好,我们是德勤公司,首先非常感谢您对我们公司的关注。”我一听,心就凉了半截:典型的冠冕堂皇式开头!电话那头继续说:“您在第一轮面试中的表现非常出色,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”听到这里,剩下那半截心也凉了:完了,肯定遭拒了!我尽量掩饰沮丧,心不在焉地接着听他怎么把剩下的惋惜、抱歉说出口。“由于您的出色表现,所以我们决定免去第二轮面试,直接录用您了!”啊?我没有听错吧?!原来只是等“二面”通知的,没想到竟然等到一个Offer!

  也许是这个神奇的StraightOffer真的带来了好运,当天下午我又接到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录用通知,后来更是一路顺风顺水,“斩获”了另外两个Offer。现在想想等回音的那10几天,真是够磨人的!

  Cathy出身名校新闻系,至今已手捏两家“四大”、一家跨国企业的管理培训生、一家著名IT公司和一家沪上强势媒体共5份录用意向。面对截然不同的未来,Cathy感叹:“Offer多了,其实也很烦的!”

  挑Offer:我的郁闷谁了解

  那家媒体就是我大实习的地方,采访啊写稿啊这些事情都已经很顺手了,同事之间也很熟,在那里工作应该是首选,当然要投简历;我这个人兴趣广泛,又喜欢商界瞬息万变的挑战,所以也投了一些公司;“四大”是最先过来抢人的,去会计师事务所好像也不错,起点高,行业又有前途,于是也投了,就是听说小姑娘做审计太辛苦了,人会老得比较快。

  没想到,现在Offer一下子都来了。别人看我这么挑挑拣拣的,以为我很幸福,其实压力真的很大!没有社会经验,我们特别容易被一份职业光鲜的外表吸引,像今年流行招Trainee(培训生),大家就都去报,但不是每家公司的培训生,你都适合应聘:做财务的要心思细密,做销售的要腿脚勤快,做市场要触觉敏锐,做行政管理要统揽全局……要是冒冒失失入错行上错船,以后哭都来不及!

  其实我蛮想跟同学聊聊这些事情,听听他们的意见,但又不敢多问多说,怕影响他们的心情———毕竟现在没找到工作的还是大多数,免得别人误会我招摇炫耀。说不出的郁闷啊:看着一个个Offer马上就要到Deadline了,我还没定方向,感觉有些迷茫和无助……

 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贸易专业的Ealin同时被3家外企相中,最终她选择了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跨国公司。说起为何拒绝了另外两家抛出的橄榄枝,Ealin皱起了眉头,“说真的,我觉得有些对不住其中一家,拒了它真不忍心!”

  拒Offer:其实很想谢谢他

  A公司的第一轮面试,是我的“处女秀”,我准备得很充分,从最常见的学习成绩、个人爱好,到最隐私的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问题,都事先演习了一遍。但一见到面试官,感觉完全不同了。他抓住我的论文问了几个问题,其中有些专业词汇我听都没听说过,“Par鄄don”了三四遍还是没听懂,只好闷头乱讲一通,英语和中文急得都一块蹦出来了,最后只好狂说“Sorry”。

  面试结束后,别说拿Offer,我对进入“二面”也基本不抱希望了。正在心灰意冷之际,那个面试官和蔼地对我说:“从简历来看,你是非常优秀的,但你今天没把优势发挥出来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和失败。

  面试官也看出了我的沮丧,安慰道:“没关系,你缺少的只是经验和技巧。第一次面试都是这样的,不过你就这样去‘二面’、‘三面’,肯定不行。”接着他开始现身说法:“我第一次面试的时候,紧张得连自我介绍都说不完整。后来轮到自己面试别人了,才发现面试官其实也希望多交流的,你别怕犯错,尽量多说,很快就会放松。”“有些问题其实是陷阱,比如那个关于论文的问题,我自己也答不上呢!我只是想看看,你对学科的前沿知识是不是留意。”……一阵“和风细雨”,让我醍醐灌顶。

  后来也常想起那次面试的经历,如果当时没有面试官的开导,我也许至今仍没走出失败的阴影,甚至连自己输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  我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这家公司,可我很想能够当面谢谢那位面试官。

脚注信息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重庆正宏会计师事务所